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所有分类

所有分类

© 2005-2019 两只灰色的野兔窜出来弓着腰,半眯着眼偷吃嫩嫩的麦苗享受着美味。我跺着脚想赶跑它们,无奈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,只好双腿乱弹,像只吃了药的耗子。冬天里,二拐偷了他爹的猎枪打野兔,结果野兔没打着,反而炸掉了半根手指头。要是二拐见了野兔,非要捉住它们不可,烤得香喷喷的。可野兔对我视而不见不理不睬。涢水河边高高的杨树上有一个硕大的老鸹窝。夏天的时候,我好几次爬树掏鸟蛋,无奈树太高,摇摇欲坠,只好半途而废。现在,我乘着风筝,正好从旁边飞行。老鸹跳来跳去,伸长脖子叫过不停,热烈欢迎我来访。正巧一阵大风刮来,风筝与老鸹窝擦肩而过,留下终生遗憾。天空让我流连忘返,让我乐不思蜀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