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资讯中心
用户评论
© 2005-2018 静夜我牵着流星寻着清丽的月走向你,回归我那久远的故里轻拾浸泡在奶酒里的香气,飘逸在露珠的梦里。再用狼毫的笔蘸满野性的血,撕一块湿热的羊皮开始一场那达慕的游戏。草原是博大的绿草如花,那是迟来的春和着旷达的夏那是苍老的草垒在不经意间的雄姿英发,那是你还没来得及拥抱着温婉却已然开始了的豁达。关于蝴蝶似乎也深知此理,谁也不明白春天时她在哪,只是在夏的花蕊中高调地展现着自己的芳华。还有那溜光水滑的骏马全然不知风在何时撕裂了皮囊,也浑然不晓是从哪一天开始换上了亮丽的新装。因为水么波澜不惊细细软软,因为山么巍峨雄壮却与世无争,因为牧人么他们的鞭声摇醒了苍穹,也许只是因为季节的感召,也许只是因为生命的蓄力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